瀛和专业律师
法律电话咨询
  1. 赢了网
  2. 公司经营
  3. 信用证融资纠纷案件
信用证融资纠纷案件

来源:(信用证融资纠纷案件http://s.yingle.com/cm/828295.html)

根据我国现有《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经营范围由公司自行决定,并由公司章程规定。公司注册、发展规划、职工管理制度、股权的转让、股东的利益、公司债务纠纷等方面往往存在许多的法律问题,本法律咨询网带您了解公司经营相关法律知识,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发布时间:2018-09-12 16:39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信用证融资普遍适用于国际贸易中,是最为广泛的融资产品。银行对一些信用好,还款能力强的用户发放信用凭证,提供一定的授信额度,客户可以在额度内循环使用资金,但信用证融资也容易生产纠纷,那么信用证融资纠纷案件是怎样规定的?下面由赢了网小编为读者进行解答。



上诉人(一审被告)樊某。

上诉人(一审被告)任某翰。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某支行。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上海某实业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王某军。

上诉人樊某、任某翰因信用证融资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沪一中民六(商)再初字第S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樊某的委托代理人汤**,上诉人任某翰的委托代理人丁*,被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某支行(以下简称工行某支行)的委托代理人殷某某、王某某,被上诉人王某军的委托代理人沈**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上海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查明:2011年11月1日,工行某支行与某公司分别签订《开立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总协议》(合同编号XXXXXXXXXXX)、《开立买方远期信用证总协议》(合同编号XXXXXXXXXXX)各一份。两份协议对某公司在2011年11月1日至2012年10月31日期间向工行某支行申请开立信用证相关事宜及双方权利义务作了如下约定:在某公司未付清信用证项下全额款项前,信用证项下单据所有权属于工行某支行。为保证工行某支行如期全额收回代某公司支付的信用证项下款项及有关费用,某公司同意将单据项下货物所有权归工行某支行所有,并应工行某支行要求提供相应担保。某公司作为工行某支行受托人将为工行某支行利益持有并处分信用证项下单据及其所代表的所有货物。货物出售后,有关货物的销售款将由某公司代表工行某支行持有,某公司保证将销售款存入工行某支行指定账户。如某公司未能及时支付信用证项下款项,账户余额又不足导致工行某支行垫付资金,工行某支行有权对垫付资金计收罚息,罚息按年利率30%计算。

2011年11月1日,工行某支行与樊某、谢某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XXXXXXXXXXX101)一份,约定樊某、谢某向工行某支行提供自2011年1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其与某公司签订的本外币借款合同、外汇转贷款合同、银行承兑协议、信用证开证合同等金融衍生类产品协议而享有的债权在2亿元人民币债务的最高额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同日,工行某支行与任某翰、刘某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XXXXXXXXXXX102)一份,内容同前述樊某、谢某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经鉴定,上述合同中谢某、刘某签名非其本人所签。

2012年6月20日,某公司以履行XXXXXXXXXX号买卖合同为由,向工行某支行申请开立不可撤销信用证。同年6月25日,工行某支行开立了LCXXXXXXXXXXXX号不可撤销信用证,开证金额为96万美元,信用证到期日为2012年9月25日。同年6月27日,工行某支行对系争信用证项下的全套单据审核无不符点,某公司向工行某支行出具系争信用证付款确认书,同意工行某支行承兑及付款。同日,工行某支行将系争不可撤销信用证项下单据:一份商业发票、一份装箱单、三份提单交予某公司。

2012年7月20日,王某军自愿对某公司在工行某支行处所有债务提供担保。

2012年7月24日,工行某支行以某公司账户余额人民币4,788,756.41元(折合749,027.33美元)向境外渣打银行支付系争信用证项下款项749,027.33美元。2012年9月25日,渣打银行再次收到系争信用证项下工行某支行为信用证的垫款210,972.67美元。

因某公司未归还上述款项,以致诉讼。

另查明,在本案原一审诉讼时,某公司委托代理人李某对工行某支行诉请事实予以认可。

再审中,工行某支行以谢某、刘某并未在《最高额保证合同》上签名为由,撤回对谢某、刘某的诉讼请求。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樊某、任某翰、王某军是否应对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某公司与工行某支行约定年利率30%的罚息是否过高而应当予以调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某公司与工行某支行签订的《开立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总协议》、《开立买方远期信用证总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故认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现工行某支行已经依约代某公司支付款项,某公司之后未能归还垫付款,应承担返还钱款及相应利息的违约责任。

樊某、任某翰分别与工行某支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对某公司与工行某支行2011年至2015年因金融衍生服务产生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上述合同上谢某、刘某签名并非本人所签,非其真实意思表示,故对谢某、刘某不具有约束力。鉴于合同约定的保证责任并非按份担保,故合同对谢某、刘某不发生法律约束力并不影响《最高额保证合同》对樊某、任某翰的法律效力。樊某、任某翰也未能提供证据材料证明《最高额保证合同》有法律规定无效之情形,故仍应承担《最高额保证合同》范围内的连带保证责任。

同前所述,因王某军自愿对某公司债务承担保证责任,故其对本案中某公司应负之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关于某公司向工行某支行承担垫付款利息数额的问题,根据双方合同约定,某公司逾期归还垫付款的,应承担年利率30%计算的罚息。樊某、任某翰提出该违约责任计算方式过分高于实际损失,应当予以调整。综合考虑工行某支行机构性质、款项用途等涉案情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酌定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某公司逾期还款之罚息。

综上所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一、撤销(2012)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S41号民事调解书;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法律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