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专业律师
  1. 赢了网
  2. 法律知识
  3. 物权法
  4. 26亿货物张家港被盗,多家公司受损
26亿货物张家港被盗,多家公司受损

什么是物权法?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侵犯他人的人身财产或知识产权,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的违法权行。侵权行为发生后,在侵害人与受害人之间就产生了特定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即受害人有权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物权以物为客体,人身之外,为人力所能支配,并且有一定使用价值的物质资料,包括生产资料、生活资料,自然物、劳动产品,流通物、限制流通物,有体物以及光、热、电、气等无体物。物权法相关法律咨询欢迎来访。

来源:(26亿货物张家港被盗,多家公司受损http://s.yingle.com/l/wq/691943.html)

发布时间:2018-08-11 15:23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张家港中东石化实业有限公司正在成为众矢之的。这家拥有2万吨级自备码头和5万吨级石化仓储的民营企业,被卷入一起标的高达26亿元的进口化工原料被盗案中。?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起大案的始作俑者是上海山锦化工公司和上海星彦经贸公司,这两家公司伙同仓储公司内部员工,盗卖了存放于该公司储运罐中的化工原料。
据透露,上海山锦、星彦公司的主要涉案人员目前已逃往境外。张家港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已经会同各地的公安部门联合调查此案。张家港警方对此案分三路进行调查,张家港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一名副大队长自案发以来一直长驻上海,同上海市公安局经侦部门接洽,负责在上海的调查取证工作。
同时,张家港有关方面已经排出了受损金额前十位的企业名单,其中仅青岛埃力生进出口有限公司一家就损失2亿多元。其中还涉及到厦门建发
(600153)、韵升股份
(600366)、兰生股份
(600826)、华源股份
(600094)等多家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或挂靠单位。
被盗公司讳谈损失
由于化工原料均呈液态,因此必须通过储罐来存储,而储罐容量又非常有限,无法做到每家公司都单独放一个储罐,因此,就统一放在码头的储罐里面。这样,储罐里面放出来的货物根本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外人很难实时跟踪查询。
实行偷盗的上海山锦、星彦公司和中东石化正是利用这一行业储运中的特殊性,导致企业骇人听闻的损失。
而据知情者透露,蒙受损失的企业几乎遍布全国,包括宁波、杭州、南京、青岛、上海、温州、嘉兴、福建厦门等地数十家外贸公司。一些外贸公司同上海山锦、星彦公司还有较长期业务往来,为这两家上海的公司代理化工原料进口。
浙江远大进出口有限公司是最早发现缺货的宁波企业。据该总经理沈志宏透露:该公司查货员于今年1月初发现储存于张家港中东石化实业有限公司的货物账目不符,短少了800万元的货物,由此首先爆出了这起盗卖化工原料案。
据悉,此后宁波其他几家将货物储存于张家港中东石化的外贸公司亦派人前往调查,全国各地与上海山锦、星彦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外贸公司也纷纷发现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宁波最大的外贸公司——中基宁波对外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也被卷入此案。据该公司张先生透露:“公司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公司已起诉中东石化在张家港的码头,并向法院申请进行保全。法院已经查封了对方公司的储运罐、80亩土地以及码头岸线。”据该公司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中基公司约丢失了2000万元货物。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3月18日开庭审理此案。
据了解,此案牵涉到多家上市公司,但本报记者并未在上述上市公司查到与之相关的公告。
宁波韵升集团公司办公室范主任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公司已经通过法院进行了财产保全。因为涉及到上市公司韵升股份,不便透露更多的讯息。”
厦门建发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部的邵正荣说法如出一辙。邵表示,公司已经向当地法院起诉,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还不便对外公布具体细节。
本报记者随后致电兰生股份和华源股份,未能得到肯定或否定的答复。
“大家都想先开庭,然后通过法院把自己可以分得的部分固定下来。之所以都非常低调,是不想让很多人知道同时来抢着分财产。”一位受骗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在一个原告申请财产保全后,其他原告还可以通过不同的法院重复扣押被告的财产,最后,按照负债权重比例大家分摊。如果我们申请扣的东西别人不知道,法院单独判给我们,不就可以多减少些损失吗?”
原料跌价铤而走险?
据消息人士透露,张家港中东石化实业有限公司因内部管理漏洞被卷入案中,该公司目前还未收到上海山锦、星彦公司的运输费、仓储费。中东石化公司也以受害人的身份了向张家港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本报记者向中东石化公司的张经理求证此事时,他未做正面回答。
据知情者透露,目前,张家港中东石化内部涉案人员已经被抓获,而上海山锦、星彦公司的涉案人员仍然在逃。
上海山锦化工公司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上海星彦经贸有限公司的一位女士则在电话里表示:“总经理出国去了,原来做化工业务的经办人都不在。”该女士表示自己是新来的,替公司接听电话,对张家港中东石化事件并不知情。
据多家被盗卖货物的企业透露,山锦、星彦公司可能是因为原料跌价导致巨亏才铤而走险。
宁波某外贸公司的伍先生
(化名)称,自己任职的公司以前与上海山锦、星彦公司一直有生意来往,货款结算方面从未出现过问题,与上海山锦、星彦公司的合作方式是,公司以开信用证的方式为上海山锦、星彦公司担保进口化工原料,山锦、星彦公司预付货值30%的款项作为保证金。然后,该公司作为开证公司给国外货主全额货款,等货物进口到了国内,山锦、星彦公司要提货时,再由其付款给开证公司。
据伍先生透露,他们公司同上海山锦、星彦公司合作,正是遭遇到了货物进口后跌价的问题。由于液体化工原料有类似期货的性质,去年年中时,市场均预计其价格会上升,于是许多进口贸易公司大量进口,而上海山锦、星彦公司则以同样的心态大量进货。但2004年年底,液体化工原料市场价格暴跌。
“上海山锦、星彦公司与全国几十家外贸公司签订了代理进口合同,如果还是接这些货的话,就面临巨亏。但如果不接的话,开证公司就会把他们告上法庭。”伍先生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星彦和山锦与仓储单位内部人员勾结,偷出货物低价抛售回笼资金,然后出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近阶段液态化工原料价格又出现大幅回升,“涨得都已经不亏了。”伍先生表示,“上海山锦、星彦公司铤而走险,实在是不值得。”
急功近利绊倒开证公司
“由于液体化工原料储藏的特殊性,如果要偷卖货,外部人一般情况下是无法知晓的。”某外贸公司的内部人士透露,“特别是和仓储公司的内部人员勾结,货主不仔细查一时也难以觉察。”
据了解,一般外贸公司都会有一个仓储部控货部门,和业务部门相对独立,向总经理直接汇报,定期回去查。这就导致了货被逐渐卖走,但出货方有时候却并不知情的情况出现。
伍先生认为,目前外贸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因此贸易操作过程中也有较多不规范之处和侥幸心理。“上海山锦、星彦公司以前付款都很及时,预付款比别人多,支付的手续费也比别人高。”
“当然,许多外贸公司乐于开信用证除做成生意外,还有别的原因。外贸公司先收取国内委托方的保证金,然后全额对外开立信用证,先行全额对外付款,货到以后收国内用户的款。这样,在开立信用证到货到的时间里,相当于给国内的委托方在融资。”伍先生透露。
上海外贸学院法学院陈晶莹副教授表示,从目前已知的信息判断,上海的这两家公司应该是蓄谋已久。外贸公司对委托方商业信誉、资质的审核始终应放在第一位。在国内贸易合作中,选择合适的付款方式也可以为企业规避一定的风险,一味的急功近利不可龋
(记者宁华胡怡林特约记者朱远上海、张家港、宁波报道)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法律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