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专业律师
  1. 赢了网
  2. 劳动工伤
  3. 代缴社保发生工伤,需要赔付吗?
代缴社保发生工伤,需要赔付吗?

来源:(代缴社保发生工伤,需要赔付吗?http://s.yingle.com/ld/914852.html)

劳动法律知识与职场生活息息相关,劳动工伤如何鉴定?工伤赔偿标准是什么?劳动合同的拟定签约怎么做?薪资福利的发放、社保公积金的缴纳都有哪些规定等等,这些都涉及到劳动法相关规定,更多劳动工伤法律法规跟随赢了网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遭遇职场权利侵害时也可及时依法维权,避免没有必要的损失。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代缴社保现象在实务中很常见,但代缴社保合法性如何,用人单位委托第三方代缴社保是否存在法律风险?下面这个案例,一个被代缴社保的员工因工死亡,社保中心认为用人单位未给员工参加工伤保险而是委托第三方缴纳工伤保险费,属虚构劳动关系参保,故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由此导致了诉讼。
 
何某是河源市昆仑人力资源公司派遣至广州崆垌物业公司工作的劳务派遣工。昆仑公司委托广州华山人力资源公司为何某在广州参加工伤保险。
 
2013年6月24日,何某在值班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经广州市南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
 
2015年12月1日,何某家属向社保中心申请工伤死亡待遇,2015年12月25日,社保中心作出《告知书》,认为死者何某的用人单位是昆仑公司,而该公司并未在广州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缴交工伤保险费,因此,不同意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家属不服,于2016年1月5日诉至法院。2016年3月9日,家属以社保中心承诺就其社会工伤保险待遇重新核定为由自愿撤回起诉。
 
2016年3月28日,家属再次申请支付工伤死亡待遇,2016年6月12日,社保中心作出《告知书》,再次以死者何某的用人单位是昆仑公司,而该公司2010年5月至2013年6月期间没有在广州市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为由,不同意支付何某的工伤保险待遇。
 
家属不服,再次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代缴社保不影响劳动者享受工伤待遇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条的规定,国家建立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是为了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依法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
 
本案中,广州华山人力资源公司已为死者何某缴交了工伤保险费,在何某的死亡被认定为工伤的情况下,其家属依法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社保基金中心应该支付何某的工伤保险待遇。
 
因此,社保中心于2016年6月12日作出的不予支付何某工伤保险待遇的《告知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对于社保中心所称《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十八条、第十九条规定应由用人单位或者用工单位为劳动者办理参保手续并缴纳社会保险费,而何某的用人单位河源市昆仑人力资源公司和用工单位广州市崆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均没有为何某购买工伤保险,因而不予支付工伤死亡待遇。该《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将用人单位和用工单位为劳动者购买社会保险设定为法定义务,其目的是为了规范劳务派遣,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防止劳动者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无法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而不是即便劳动者已经参加了社会保险,但因该保险不是用人单位或用工单位购买的,而不能享受权利,社保中心以此规定拒绝向何某家属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没有依据,对其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判决:撤销社保基金中心作出的《告知书》,社保基金中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30日内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社保中心:虚构劳动关系参保属违法行为,根本上损害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绝不能放任
 
社保中心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称:
 
(一)华山公司通过虚构劳动关系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属于违法行为。
 
为职工参加工伤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该法定义务不得随意通过协议等方式转移。《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十条、《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监督条例》第二十一条、第六十一条以及《社会保险法》等相关法律明确规定企业职工的参保主体为用人单位,用人单位为员工参加社会保险是其法定义务,且该义务构建在用人单位和职工建立劳动关系的基础上,用人单位的该项法定义务不得随意转移。
 
本案中,何某与用人单位河源市昆仑人力资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但用人单位未依法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而为其参保的单位华山公司与何某并无劳动关系,不具备为其参加工伤保险的资格。华山公司通过虚构劳动关系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属于违法行为,与何某签订的三方协议也违反了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据此,社保中心根据《社会保险法》、《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监督条例》等相关法律规定,于2016年6月12日作出不予支付何某工伤保险待遇的《告知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二)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职工可通过多种救济途径得到相应的工伤待遇,并不存在职工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三条以及《社会保险法》等法律明文规定,对于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用人单位为第一责任主体,职工应向用人单位主张,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在用人单位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情况下,职工可向社会保险机构申请先行支付,经审核符合规定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项目中应当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项目。
 
本案中,河源市昆仑人力资源公司未依法在社保中心辖区内为何某参加工伤保险,被社保中心应向用人单位主张由其支付工伤待遇的权利,若用人单位不予支付,被社保中心可向用人单位所在辖区社保经办机构申请工伤先行支付。因此,被社保中心是可以获得工伤待遇的,劳动者的权益也是能通过相应的行政或司法途径得到相应的保障。原审法院撤销社保中心被诉行政行为,并责令社保中心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应予撤销。
 
(三)原审判决无视商业保险与社会保险的实质区别,错误引导社会行为指向,其后果将导致企业违法参保行为的泛滥,国家法律法规将不能得到落实,从而根本上损害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并对行政部门未来依法履行行政职能带来一系列影响及困难。
 
用人单位通过委托处于低档行业差别费率的单位来为其员工参加工伤保险的方式,规避《社会保险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法定义务的履行,并且可能会造成虚构劳动关系、违法参保情况的加剧,导致未来违法参保的现象日益剧增,社保中心也难以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履行行政职能。
 
另一方面,原审法院仅考虑劳动者是否有缴纳社会保险,却没有区分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的实质区别,忽略了劳动者参加社会保险的前提是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为其申报参保缴费的法律要求和行政机关须依法行政的要求,社保中心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对被社保中心申请支付何某的工伤保险待遇进行调查、核定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过程中,必须遵守现行有效的法律,在法律已经明确规定应由用人单位承担相应责任的情况下,社保中心不得作出不符合现行法律的规定和决定,自行作出予以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具体行政行为,否则基金审核将难以通过。
 
综上所述,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判决:1.撤销原审判决;2.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被社保中心承担。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