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专业律师
  1. 赢了网
  2. 民事法律咨询
  3. 男子嫖娼不服收容教育状告公安机关 二审胜诉 看看权威人士如何解答
咨询问题
男子嫖娼不服收容教育状告公安机关 二审胜诉 看看权威人士如何解答
#  文章地址:http://s.yingle.com/ms/915099.html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在广州市中院前日举行的行政案件点评会上,数百名来自法院、公安、海关、律所等领域的公职人员,听取了对阿亮(化名)嫖娼被收容教育一案的点评。除了此案的一审、二审法官分别阐述自己的审判思路外,还有来自场外的特邀专家,以及与会人员的随机点评。

一次嫖娼 被收教6个月 二审胜诉 获赔2 .2万元
   
2011年12月10日凌晨1时30分许,23岁的广东阳山籍男子阿亮(化名)在越秀区大新路某出租屋的楼梯间,以50元价格与一女子发生性关系,离开时被便衣民警抓获。阿亮当场承认了嫖娼的事实,越秀区警方当天对其做出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决定,15天后做出收容教育6个月的决定。
  
阿亮认为处罚过重,在申请行政复议失败后,阿亮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审败诉。
  
越秀区法院一审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相关法规规定,卖淫嫖娼可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罚款外,还可以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劳教、或收容教育,使之改掉恶习。阿亮嫖娼的事实足以认定,公安部门对其采取收容教育六个月的强制性教育措施,符合上述法规规定。至于阿亮称公安机关既对其做出行拘,又做出收容教育决定,涉嫌违反行政处罚法“一事不二罚”原则,法院认为收容教育是强制性教育措施并非行政处罚,故判决阿亮败诉。
  
二审广州市中院认为越秀警方仅以一次嫖娼就认定“恶习”,对阿亮做出收容教育决定的依据不足,遂予以改判、撤销决定,并判决公安机关赔偿阿亮人身损害赔偿金2.9万多元。因阿亮提前解除收容教育决定,实际收容教育时间不到六个月,阿亮最终获得2.2万余元的实际赔偿。
  
点评
  
一审法官钟涛:嫖娼几次才算恶习法律尚无定义
  
在行政诉讼法没有修改前,行政诉讼的基本原则,应是对行政机关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合理性审查则不包括在内。法院应当尊重行政机关的自由裁量权。另外,他对嫖娼几次才构成恶习的问题,认为目前法律尚无定义。
  
二审法官汪毅:行政机关对于社会现实应有所体谅
  
对于收容教育的性质究竟属于行政处罚,还是属于行政强制措施,历来是有争议的。该案经二审合议庭讨论后,认为属于行政强制措施,因此本案不涉及违法一事不再罚原则。但根据相关法规,公安机关可会同有关部门对卖淫嫖娼人员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适用该规定,首先要认定当事人行为是“恶习”。该词在法律中无明确规定,二审会议庭也查过辞海,恶习指的是不良习惯,而习惯并不是一次做一件事能形成的。在大家观念中,至少要实施了两三次以上。
  
行政机关对于社会现实应当有所体谅,社会阶层的分化使草根阶层的违法行为受到处罚的可能性更大,可能造成社会的不公平。因此,在行政管理过程中还是应该予以适当的宽容。
  
点评专家刘恒:公安机关违反了一事不二罚原则
  
此案由于涉及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他更认同收容教育应属于行政处罚,因此此案公安机关违反了一事不二罚原则。六个月的收容教育决定,也很难理解为具有教育性。
  
广州市公安局警官:警方做出的认定属于自由裁量权问题
  
作为执法者,在法律无明确规定几次属于恶习的情况下,警方目前做出的认定,属于自由裁量权的问题。
  
黄埔海关警员:认为手中有执法权就该充分使用有欠公平
  
如果不存在恶习的情况下,对当事人收容教育是不妥当的。公安机关执法确实应更注重人性化考量。认为手中有执法权就该充分使用,是有欠公平的。
  
广州大学教授王达:一次卖淫嫖娼就认定为恶习,有违通常标准
  
一次卖淫嫖娼就认定为恶习,有违通常标准。另外,收容教育有时被说成行政处罚,有时又说成是行政强制措施,“这是在人为制造混乱”。在行政强制法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将其认定为行政强制措施,是为规避一事不二罚原则。收容教育应归属于行政处罚,因此阿亮不应在被行政拘留的情况下,再被罚一次。一次嫖娼就被收容教育,从社会危害性来看,也违反了行政处罚的比例原则和适当性原则。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