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专业律师
  1. 赢了网
  2. 法律七点半
  3. 政治考量凌驾于民意之上 美国控枪困局依然难解
政治考量凌驾于民意之上 美国控枪困局依然难解

 

来源:(政治考量凌驾于民意之上 美国控枪困局依然难解http://s.yingle.com/qdb/915136.html)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当地时间8月24日,美国纽约州控枪的“红旗法案”正式生效,成为全美拥有该法案的第17个州。距离康涅狄克州1999年第一个通过“红旗法案”已过去了20年,而实行“红旗法案”的州仍只占美国50个州的三分之一。
 
舆论认为,这与美国强烈的控枪民意相形见绌。同时,美国联邦的控枪迄今仍是争论多于行动。这不能不说是美国民主的一大现实讽刺,也再次表明美国控枪前景并不乐观。
 
枪支与暴力成恶性循环
 
美国是世界上民用枪支最多的国家,而与之相称的是,美国也是世界上涉枪暴力死亡率最高的国家
 
瑞士研究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美国拥有民用枪支约3.93亿支,占全球总量的46%,居世界首位;而且,其中很多枪械的火力之强远超自卫需要。
 
报道称,由于购枪门槛低、渠道多,美国人均持枪量也远超其他国家。在美国,平均每1000人就拥有120.5支枪,而人均持枪量排在第二的也门,平均每1000人只有52.8支枪。
 
美国皮尤中心201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48%的美国人在有枪家庭中长大,72%的美国人承认开过枪,还有66%的持枪者表示他们拥有不止一支枪支。枪支泛滥已对美国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据报道,美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
 
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美国今年已发生涉枪案件3万多起,死亡近9000人,伤1.8万余人,其中死伤4人以上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超过250起。这主要包括7月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吉尔罗伊大蒜节枪击事件以及8月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购物中心枪击事件和俄亥俄州代顿枪击事件等。
 
恐惧暴力刺激枪支销售
 
对暴力威胁的恐惧导致许多人购枪自保,刺激了枪支销售,进一步加剧了枪支的泛滥程度
 
据报道,在埃尔帕索枪击事件发生后,当地枪支销售呈现明显增长。案发仅两天后,当地一家枪店老板佛罗雷斯就称,该店已经销售了15支枪,而且枪套并不齐全。他说,没有人说不要。这与美国以往枪击事件的影响基本相符。
 
一份对1998年至2016年购枪背景审查记录的分析显示,有26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导致了枪支销售增加,占21%;但也有22次大规模枪击事件使枪支销售下降,占17.7%。根据有关数据,这段时间共进行了2.34亿次购枪背景审查,发生了124起大规模枪击事件。
 
这份由美国医疗协会所属杂志进行的研究称,大规模枪击事件导致枪支销售增加与此前对小型枪击事件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宾夕法尼亚大学刑法学教授蕾丝·华莱士表示,这份研究有力地说明了大规模枪击事件对枪支销售的影响,对于解释美国人对这些事件的反应也很重要。
 
华莱士称,大规模枪击事件虽然并不总是但通常都会导致枪支销售增加,具体的原因尚未得到证实,但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恐惧,这通常会受到媒体报道的影响。她说,美国人拥枪的最主要原因是保护自己,大规模枪击事件通常都是没有规律的,会导致许多人伤亡,并引起广泛的舆论关注。
 
根据美国疾病防治中心2014年的报告,由于校园凌霸非常普遍,美国约有20万至25万名中学生携带武器上学。统计显示,8.6%的受欺凌的学生带过武器上学,4.6%没有受欺凌的学生也曾带过武器上学。
 
华莱士称,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对控枪的担忧。她说,每当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控枪呼声就会增加。一些人会担心,如果法律发生变化,枪支可能就难以买到,或者不再销售。许多购枪者都已经是有枪者。
 
而对于一些大规模枪击事件引发枪支销售下降的现象,报告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回归”现象,即由此前事件刺激的增长减少。报告称,这些导致枪支销售下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往往紧随着一些导致枪支销售大幅增长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而发生。
 
根据报告,分别发生在2013年2月和3月的南加州橙县枪击事件和洛杉矶警署遭袭事件即是如此。在此之前约两个月,即2012年12月,康涅狄克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了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28人丧生,其中20人是儿童。
 
多数民众支持控枪法案
 
埃尔帕索和代顿枪击事件激起了新一轮控枪呼声。有关民调显示,美国多达85%的民众支持“红旗法案”,其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为92%和84%
 
由佛罗里达州帕克兰高中枪击事件幸存者发起的控枪运动“生命之旅”,最近还发布了一份冗长的名为“更为安全的美国的和平计划”,阐述了在美国进行枪支管理的愿景,其要旨是通过多层次的努力使人们放弃拥有枪支,使美国“国内枪支库存减少30%”。
 
该计划表示,应对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所涉及的“拥枪权”概念进行“严肃反思”。计划称,对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不同解释”将是新一代联邦法官的试金石。
美国最高法院2008年对被称里程碑式的“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案”作出裁决称,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个人保持和拥有枪支以保护家庭的权利,哥伦比亚特区禁止手枪和要求合法拥有的步枪等必须卸下子弹并拆开保存违反了这一保护。
 
该裁决还称,拥枪权并非是没有限制的,对枪械和拥枪权仍要继续管理。这是美国最高法院首次就宪法第二修正案是否保护个人拥枪自卫的权利作出裁决。
 
美式民主践踏控枪民意
 
要求控枪的民意在美国民主下却显得苍白无力,基本无法与政治人物的政治考量相匹敌
 
据报道,最近的民调显示,近90%的美国人支持普遍背景审查,但政治人物依然各说各话。
 
特朗普总统的态度一如既往地反复无常。埃尔帕索和代顿枪击事件后,特朗普一度表示,他支持“非常有意义的背景审查”,并称共和党将“带头”推进新的枪支立法。但几天后,他就改为强调宪法第二修正案,称“扣动扳机的是人,而不是枪”。他说,“我不希望人们忘记这是一个精神问题”。在被追问对于背景审查的态度,特朗普声称,“要记住,我们已经有不少背景审查了”。
 
据报道,在这期间,特朗普与美国步枪协会首席执行官韦恩·拉皮埃尔通过电话进行了沟通。报道称,拉皮埃尔明确表示不接受普遍的背景审查。特朗普在随后的一次通话中告诉拉皮埃尔,这一项将不予考虑。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将突出“增加拨款”以用于精神病治疗。
 
美国步枪协会在全美有大约500万会员,是美国势力最大的拥抢权利游说团体,对美国选举政治影响力根深蒂固。
 
虽然民主党人积极推进背景审查,但其内部的拥枪文化也很浓厚。艾奥华州德梅因县民主党共同主席称,诸如购枪的联邦许可证、强制性收购和限制弹药等有争议的提议,虽然得到了一些民主党2020年总统参选人的支持,但那无疑是“疯话”。
 
据报道,民主党对控枪的态度也不是以一贯之。早在1994年克林顿总统禁止攻击性武器后,许多民主党人就将当年国会中期选举的失败归罪于控枪。在奥巴马时期,尽管第一任期内也曾发生过大规模枪击事件,但奥巴马并没有推动控枪。在2012年竞选连任时,奥巴马继续对控枪保持沉默。
 
2013年,占有多数席位的民主党曾在参议院提出禁止攻击性武器的法案,但只得到了40票的支持。包括目前仍然在位的多名民主党参议员,如来自科罗拉多州的迈克·贝内特等,当时都投了反对票。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