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专业律师
  1. 赢了网
  2. 法律援助
  3. 产权法
  4. “嫁衣神功”折射专利仲裁困局
“嫁衣神功”折射专利仲裁困局

遇到产权侵犯怎么办?建议您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产权是经济所有制关系的法律表现形式。它包括财产的所有权、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置权。知识产权法保护的客体具有非常重要的五个特性:作品的独创性,专利的新颖性,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和装潢的特有性,商业秘密的秘密性。了解必备的产权法知识是关键,相关产权纠纷,赢了网专业产权律师为您提供优质服务。

来源:(“嫁衣神功”折射专利仲裁困局http://s.yingle.com/w/cq/622101.html)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环球》杂志记者/裴少铭
由于认为科龙电器的电冰箱侵犯了自己的“冰箱外形专利权”,海尔集团公司及青岛海尔于2004年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定科龙侵权。
科龙则针对海尔冰箱的这一专利,向委提出无效申请。专利复审委最终裁定海尔专利有效。
科龙不服,于是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告上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专利委员会取消海尔“电冰箱”外观设计专利。在未获一中庭支持后,科龙继续发难,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终,北京市高院做出维持一审法院原判的裁决。
在这起具有典型意义的专利诉讼案件中,最引人瞩目的,并非案件的进程和结果,也不是海尔和科龙,而是提供免费辩护并最终帮助海尔取胜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
令人疑惑的是,本应中立的国家机关,为什么会搅入这类无休止的诉讼案?
中立复审委“被迫安排在某一方的立场上”
“尽管我们在法庭上胜诉了,但是我们丝毫也高兴不起来。”专利复审委某官员对《环球》杂志记者说,“我们在法庭上的地位和角色是非常尴尬和无奈的。”
作为国家机关,专利复审委员会肩负两种重要职责:其一,如果有被驳回的专利再度提出申请,复审委负责进行复审;其二,如果有人对某一专利提出无效申请,复审委负责对此进行审理。
在第二个环节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角色本来是中立的裁决身份。但2001年《》修改后,取消了专利复审委在和外观设计等方面的终局判决权。 从此,当事人可以把复审委员会作为被告进行起诉了。于是,专利复审委员会就成了第三人——某专利实际上所属的企业或个人——的全责免费代理人。
“原本应该是中立角色,结果被迫安排在某一方的立场上。”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既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那么复审委就必须要竭尽全力去搜集证据、费尽心思去应诉。客观上是在为涉案的一方进行免费的辩护。而且别人毫不领情。”
同时,现行制度还大大加重了专利复审委的工作强度,造成了机构资源的浪费。
目前进入司法程序的无效案实际上有三个审级:专利复审委的口头审理、北京市一中院的二审和北京市高院的终审。在时间设置上,三个审级之间往往会有冲突出现。这样就造成专利复审委既定口审的延后和案宗的积压。
据悉,自2004年9月科龙把复审委和海尔告上法庭至今,复审委专门有个小组负责应诉。海尔胜诉,赢得巨大利益空间,但复审委为此付出了大量辛苦劳动,除了炼就了一身“嫁衣神功”外,别无所得!
纠“错”端倪初现
专利复审的尴尬和无奈绝不是个别现象。“我们调研发现,专利纠纷案件的发案率是和我国技术进出口总量的增减呈正比例同向运动的。”复审委一位官员说,“如果科技进口量大增,专利纠纷案件也会成倍上升;反之,则下降。”
据统计,从2005年1月1日至5月31日,复审委受理的无效申请案已达2200件,预计2005年全年受理量将达到5800至6000件。
在2004年在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中,复审委员会胜诉率近80%。但是,复审委却为此额外付出了大量难以计数的人力、物力和金钱。
为扭转这种“错”局,有关部门和专家已进行了多方调研。而一些发达国家的成型经验也值得我们参考。
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诉委员会是受理复核审查、无效申请的仲裁单位。但在无效申请案的处理上,如果有一方对申诉委员会的裁定不服,是可以把美国专利商标局 局长作为被告上诉至联邦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的。但他还可以选择直接上诉到“巡回上诉法院”,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被告了,而是执行单方程序。
在德国,有一个专门负责审理专利无效申请纠纷的联邦专利法院;在日本,对于无效申请案来说,专利复审部门也是不作被告的,而是由专利所属人或发明人和专利无效申请人双方直接去对簿公堂。
据悉,国家知识产权局已经开始了第三次修改《专利法》的相关调研。日前,这一调研活动网络征求意见活动已结束。至于未来修改《专利法》后,是否会采纳外国的成型经验,应当也在有关部门的考虑之中。
修改《专利法》有关规定,减少审级,实现专利纠纷集中、有序办理,不仅可以尽量避免人力资源的浪费,还可以大大提升机构的工作效率。不再让专利复审委员会当被告,也已经成了业界越来越强烈的呼声了。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改革涉及到的内容还是相当复杂的。它不仅意味着《专利法》和相关专利部门的变革。如果要成立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那将意味着人民法院结构都可能要出现变化。
改革需要慎重,而且必须要配套进行。但是无论如何,一种新变革的端倪已经显现,专利仲裁困局破冰也许就在眼前

遇到纠纷怎么办?来赢了网免费问问律师
相关法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