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发布时间:2017-09-19 23:32#

没病也能忽悠出大病 山西运城无良医院暗访纪实




  【核心提示】

  ●幽静舒适的候诊大厅、装饰清丽的专家诊室、专人陪护的导医服务……近年来,运城市的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这些医院的诊疗科目,多集中在性病、不孕不育、骨坏死等疑难杂症上。诊疗效果宣传多“出神入化”,令人起疑。   ●3·15前夕,对运城部分医院暗访发现:一些医院通过密集的广告宣传,吸引患者上门,然后让一些所谓的专家夸大病情,使患者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然后再大把大把地掏钱。   ●还有一些所谓的医院,藏在家中利用电话、邮购、网络骗钱。有的研究所违规接诊,私自向患者出售自制药品,3月7日,竟然在卖3月9日产的药品。   记者被诊性病缠身   交费、取样、化验,花了117元钱,前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3月6日,接到举报后,甲以病人的身份来到运城市禹都人民医院。   上午11时30分,走进禹都人民医院,墙壁上、病历本上、上岗证上,“人民医院为人民”几个大字格外醒目。进入大厅,立即有一位漂亮的女导医迎了上来。递过一本医院的科室介绍后,女导医热情地询问记者要看什么病。   记者假装什么都不懂,称自己小便时有刺痛感,不知道该看哪个科。导医立即取过一个病历本,麻利地在上面写了一个“陆”字,随后递过来让记者自己填写姓名住址,告诉记者上四楼男科。   趁等电梯的机会,记者与一位患者搭上了话。这位30岁左右的男子也是到四楼看病的,被这里的大夫确诊为前列腺炎,来医院两天,已花去了2000多元。   到了四楼,电梯门一开,守在门口的一位女护士立即迎了上来,接过病历本看了一眼,二话没说带记者来到了3号就诊室,主治医师陆朝林不在,此时记者才明白导医在病历本上写的陆字的意思。护士解释说,医院24小时服务,专家去吃饭了,请在大厅坐椅上等一会儿。   记者发现,幽静舒适的候诊大厅、装饰清丽的专家诊室,只要患者走出诊室,准会有年轻的护士主动迎上来并引领至下一环节,并说明相关的注意事项。的确是一对一的服务方式,感觉自己像“贵宾”。   大约等了15分钟后,大夫终于回来了。看了下记者递上的病历本,大夫开始询问病情,“小便时尿道是不是又热又痛!”“尿道有没有瘙痒?”“小腹有没有坠痛的感觉?”记者只能是胡乱回答一气,最后,这位陆大夫低声问到,“最近有没有接触异性?”见记者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不止一个吧!”说着,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这可能是传染了性病了!先做个检查吧!”说话间,他已经麻利地开出了三张化验单,一个化验尿样,两个化验分泌物。   交费、取样、化验,花了117元钱,拿到了几张白票,前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记者再次回到了陆大夫的治疗室,这次他神情紧张地告诉记者,“你的病情很严重,不但感染了非淋菌性尿道炎,而且还患有前列腺炎!必须马上治疗!”   运城禹都人民医院为记者出据的检验单分为三张:第一张送检物为分泌物,检验结果为:“CT阳性”;第二张送检物为尿,检查方式为镜检,检验结果为pH6.5;第三张,送检物为前列腺液,检验结果:卵磷脂小体20%—25%,(正常值为大于75%)白细胞,30—35个/Hp(正常值为0—9个/Hp)。   “再拖可能影响生育”   怕记者一去不复返,护士说:“有多钱先交了,再去取剩下的”“这病要治好,得花多少钱?”当最后确诊患有性病时,记者表现出茫然与焦急。此时,陆大夫立即很有把握地解释说:“你这种病必须输液,还得配合器械治疗,大约一天三四百吧!治疗六七天,估计得花两千多!”   看到记者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陆大夫又不失时机地谈起了病情的严重性,“你这患的是性病!得赶紧治疗,如果再拖的话,很有可能影响生育能力!”“不行我在这儿先输上几天液,有空去其他医院也查一下,这样能确诊。”听到这话时,陆大夫表示,“开始输液,肯定不能去别的医院查了。有可能输上一两次液,就查不出来了。”为了稳住他,记者声称得回家与家人商量。   3月6日下午2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医院,表示愿意接受治疗。陆大夫立即喜笑颜开,“那你今天就开始治疗吧!”,立即拿笔在药单上开药,随后叫来了一名护士叮嘱道:“你陪他去交费买药!”随后护士便寸步不离地跟在记者身边。   收费处刷出的费用是339元,记者谎称自己身上的钱不够,问能不能到银行取了钱再来交钱,护士怕记者一去不复返,竟然说:“你身上有多钱?先交了,再去取剩下的!”记者只好先掏出身上的200元,护士接着又说:“你那儿不是还有一百呢么?”无奈,记者拿出身上全部的300元现金,才被准许去银行取剩下的39元钱。   此时,记者拿到病历本后,才发现病历上并没有性病字样。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医院只负责把病人的病治好,有的内容是不在病历上写的。   “沾上性病我亲戚想不通,他不治了,你们把他刚才交的钱退了吧。”半小时过去后,乙以患者叔叔的名义找到交费窗口,收费的女士抬高了嗓门“不治了?退钱不归我管,你找楼层服务台吧。”无奈之下,记者来到楼层服务台,说明来意,服务台工作人员脸上没了笑容,表示办理退钱,必须让原诊疗大夫签字才行。记者来到陆大夫诊室。   “这么重的病怎能不治?你当叔的真是.……”陆大夫并没有立即签字,而是拿起电话,向服务台询问起来。放下电话,他不出声,低下头,思考着什么。“他不治,回老家了。这液体我也不能输,如果不退钱,你说咋办?”陆大夫十分不情愿地拿起红笔,开了个退药单,递给护士……   无证上岗的女大夫   “你的子宫里长了一个不该有的东西,知道吗?”   在诸多广告宣传中,运城博爱女子医院自称为运城市最大的,以呵护女性健康为特色的专科医院。   3月7日,随王丹(女,化名)来到运城博爱女子医院。因为是妇科,记者还委托王丹带上了录音设备。   由于“3·8”节将至,进入该医院一楼大厅,20多名妇女正手持体检卡,排队进行妇科检查。导医女士得知来意,收了两元挂号费后,递上一个病历本,领着王丹来到妇科二诊室。   “下腹有些不舒服,快一个星期了……”听到患者的自述,妇科二诊室一名没有佩戴上岗证的年轻女“大夫”开出了四张检查单,检查项目为“查三菌”、“妇科检查”、“彩超”、“TCT检测”、“妊娩试验”等,检查费共计236元。缴费后记者发现,医院开出的缴费票据,就是在白纸上打印了个流水编号,简单写了个收费名称,标明了收费金额,其中的明细并未标出。   缴费完成后,王丹进入妇科二诊室,提取分泌物等。5分钟,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滴虫病二度、宫颈糜烂三度……”回到妇科二诊室,此时,一位名为曹娟的老大夫对王丹说,你得做阴道杀菌治疗,一天几百元,七天一个疗程,一般一个疗程就能治好。   “曹主任,彩超那边人说,这个东西是实性的东西,有可能激化了,也有可能是炎症引起,需要处理……”刚才那个没有佩戴上岗证的年轻女“大夫”拿着检查结果说道。   “宫腔里还有这东西……”曹大夫说着看起了检查结果。“你的子宫里长了一个不该有的东西,知道吗?”这位年轻大夫对王丹说道。“炎症也可以引起,宫腔里长了个不正常的东西,要好好治疗。”曹大夫随即开出了治疗单子,治疗项目包括输液、吃药等,经计算,首次治疗项目费用就超过五百元。在给王丹开据的三张门诊处方中,左下角医师栏中,均写着“曲秀娟、曹娟”两个名字。刚才给王丹说“你子宫里长了一个不该有的东西”的那位坐诊年轻“大夫”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处方上,而“曲秀娟”大夫,王丹和记者始终没有见过一面。   国务院发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工作人员上岗工作,必须佩戴载有本人姓名、职务或者职称的标牌。未经医师亲自诊查病人,医疗机构不得出具疾病诊断书。医疗机构必须按照人民政府或者物价部门的有关规定收取医疗费用,详列细项,并出具收据。   不一样的诊疗结果   省人民医院最快也要3天,禹都人民医院却能半小时查出结果   随后,王丹来到运城惟一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运城市中心医院复查,检查项目同在运城博爱女子医院门诊相同,大夫先对尿、滴虫等三菌进行了检查,未发现异常。随后,针对“子宫里有个不该有的东西”的说法,大夫又专门进行了腹部B超检查,45分钟后,检查结果显示:王丹子宫、双侧附件,均未见异常。   大夫介绍,妇科炎症是女性的常见疾病,女性的多种器官都可以发生急性和慢性炎症。如果说“子宫里有个不该有的东西”,应向患者提供有关的检查图像,不能单凭口说。随后,大夫在《运城市中心医院腹部B超检查报告单》上,出具了“未见异常”的结论。   3月10日一大早,甲来到山西省人民医院复查。为了避免嫌疑,记者依旧没有表露身份,以普通患者的身份在泌尿外科挂号检查,排了一上午队,大约中午12时,终于轮到记者看病。   在诊室的椅子上坐定,记者开门见山地告诉大夫,想查一下是否感染了非淋菌性尿道炎。大夫首先询问身体是否有何不适,然后对某些部位进行了检查。检查一番后,大夫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要来检查这个病!”记者只能如实回答,称自己在运城一家医院体检时,被检查出有非淋性尿道炎,不放心,想来这里复查一下。“不用担心,你没有任何非淋性尿道炎的症状,估计是被人骗了!”随后,大夫在病历本上填写了相关内容。   省人民医院泌尿科邵主任看过运城禹都人民医院为记者出具的检验单后介绍,该化验单上的检验结果“CT阳性”,是说衣原体感染,患者患有非淋菌性尿道炎。尿检报告数据,是说患者尿检正常。前列腺液常规检验报告单上的数据,是说患者患有前列腺炎。   邵主任解释,目前检验非淋菌性尿道炎主要是化验支原体和衣原体两项指标,而科学准确的化验方法是细菌培养或者是基因检测,但这两种方法在省人民医院最快3天才能出结果。半小时查出非淋菌性尿道炎,不大可能。   一位业内人士,一席话道出了其中的玄机:一些医院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重病的目的主要有:首先,更具欺骗性和隐蔽性。由于各个医生对同一病症的诊断有不同意见,因此病人即便发现上当,也因无法提供有力证据而不得不作罢;其次就是能提高单个病人的医疗费用,因为上民营医院的病人有限,为保证高额利润,必须做到来一个宰一个;再次可以同时营造治愈率高的假相,以吸引更多的病人。   为了赚钱,这些医院看病不求准确,求的是速度,没病说成有病,病一来,高额的费用也就随之而来了。   神秘的骨病医院   面前是一排普通的三层居民住房,没有与医院相关的任何标识   在网上输入“运城夏县骨坏死”几个关键词,立刻会弹出夏县安康骨坏死研究所、夏县帮尔康骨坏死研究所、夏县安康骨病医院多家治疗机构的宣传网页。这些研究所名称各异,但所在地址均为“夏县白沙河桥北”,同一地方怎么会聚集这么多治骨坏死的大夫?骨头坏死,这种目前连国内大医院都很难治愈的疾病,怎么在夏县这个小县城,就有这么多医院能够攻克?   按照网上提供的联系方式,3月7日,记者拨通了名为“夏县安康骨病医院”的电话。   用河南方言与对方通话,说自己专程从河南滑县而来,搭亲戚的车,正在从运城去夏县的路上。接电话的人很是警惕,你来看什么病?怎么知道电话的?连续盘问了许多问题,记者一一作答。当问及对方医院在夏县什么地方时,对方却不肯说出。“不愿说地方算了,去了后实在不行,找其他家去看。”没等对方答话,记者便挂了电话。   10分钟过后,一个陌生的手机拨打到记者的手机,对方称自己是“夏县安康骨病医院”的大夫,刚才是名患者接听的电话,“到夏县了,打这个手机号,有车去接。”   此时,记者已经来到夏县白沙河桥北,开车转了几圈,在附近也没有见到一家医院。向附近多个住户打听,没有一人知道这里有“夏县安康骨病医院”,治骨坏死的研究所更是没有听说过。   一个小时过去了,记者还是没有找到。这时,那个陌生的手机又打来电话,记者故意没有接听。又过了半个小时,电话又打来了。“你们到了没,我开车去接你们。”听到电话中对方焦急的声音,记者说:“才到夏县,在夏县人民医院门口,你过来吧。”   5分钟后,一辆车号为“晋M99543”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医院门前。打量了一下记者,这名男子做出一个他在前边带路的手势,记者的车紧随其后。过了夏县白沙河桥北,只见车向一条小巷驶去。穿过巷子,左弯右弯一番曲折后,该车最后在一个死胡同里停了下来。记者抬头望去,面前是一排普通的三层居民住房,没有与医院相关的任何标识。   一楼房间内,放着三个大沙发,茶几上放着“夏县安康骨病医院”的宣传资料,资料头版下方,印着4个锦旗和6个牌匾,牌匾上,“山西特色医院”(山西省科学技术协会颁发)、“百姓放心医院”(中华医药管理协会颁发)、“青年文明号”(山西省创建青年文明号组委会颁发)字样格外醒目。   屋里的桌上放着一些药物,药物的制造者为“夏县帮尔康骨坏死研究所”、“夏县安康骨坏死研究所”。此时记者才明白:这些名称各异、地址相同的治疗机构,都在这间小屋里。   “只要说明病情,见不着患者也能配药。”这位自称张鹏的男子称,医院原先的办公楼拆了,临时在家里接诊。我们医院看病,通过电话、信件、电子邮件、网络均可就诊,也可由他人代诊。平时,只有重症病人才会亲自过来。绝大多数药品是通过邮局邮寄的。   早产的药品   “印错了,药的有效期是两年,质量没问题”   记者在介绍了家人的病情后,张大夫说,最好采用口服药、贴“太极针针灸贴”配合的办法治疗。只有掏了钱,才能看到药。   “兜里现金没多少了,也不知药适合不适合,能不能先拿一瓶回去,让家人试试。”记者话音未落,张大夫便摆手,“260元,你先买半个月,这样行了吧?”见记者不吱声,张大夫说,你们等一会儿,我去拿药。   张大夫出了门,快步进入不远的一间平房。记者想透过门缝看个究竟,没想到两只狗叫了起来,记者只好返回屋内。   “给你,这是6盒。”张大夫拿来的药名为“骨血通”、“股复康”,并从衣兜里拿出一包“太极针针灸贴”。   “本膏药的配方是民间秘方……”仔细看这个“太极针针灸贴”膏药,黄色的袋子上,生产日期、产品批号均为空白。记者又拿起其他两种药看,两种药的产品批号均为“11308”,均由“夏县帮尔康骨坏死研究所”生产。令人想不到的是,当天是3月7日,这6瓶药中有5瓶的生产日期却印着“20090309”。   “今天3月7号,怎么这生产日期是3月9号?”记者不解地问。   听到这话,张大夫先是一惊,然后拿起药仔细看着,过了一会儿,他说:“印错了,药的有效期是两年,质量没问题。”   据记者了解:在运城市,民营医院总数在80家左右,涉及医学的研究所有40余家。一些人为敛财,长期打着“研究所”的旗号坐堂开诊。   中医治疗类风湿、产后风、强脊炎、面瘫……在运城一些新闻媒体上,也有研究所的治病广告。   在运城市建设路口西50米,记者找到“芳玉风湿病研究所”。进入屋内,客厅的沙发上一个孩子在玩耍,一名男子则坐在桌前。记者称自己腿部有些不适,这名男子又是切脉,又是问话,一会儿,诊断出来了,记者患上了“创伤性风湿病”。掏300元就能购半个月的药,这药是该研究所自己配制的中成药。记者谎称钱不够,离开了研究所。   据了解,开展诊疗活动的机构,首先要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未取得该证,擅自从事诊疗活动,有关部门有权查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在运城,开设医疗机构研究所由运城市科技局审批,运城市民政局发证,运城市卫生局监督。正是这多头管理,给了一些违规经营的研究所可乘之机。   今年2月10日,运城市卫生局下文对近年医疗事故鉴定情况进行通报:2005年至2008年,运城市医学会先后受理75起医疗事故鉴定,有33起构成医疗事故。妇产科、普外科、骨科为纠纷高发科室。医疗事故频发,反映出部分医疗机构不因病施治,合理检查,合理用药,而是过度检查,过度医疗,加重患者经济负担引发患者的强烈不满。   专家、研究所都有假   录入“陆朝林”,结果显示,该医师执业证书不存在   根据有关规定,医院的医生必须具备医师资格证,外聘医生还要具备原医院出具的许可证,才可以在其他医院行医。另外,医生不允许私自走穴,去外地行医。如果是异地来晋从业的医生,必须有当地原医院及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才可以。   点开“禹都人民医院”网页或者进入医院大厅,吹得最玄乎的就是专家履历。当致电这些医院询问时,对方表示专家都在。去了医院,导医工作人员介绍,医院24小时都有专家。那么,说记者得了性病的专家陆朝林究竟是什么专家?   3月9日,记者在“山西卫生信息网”上查询医师资格证书,录入“陆朝林”,结果显示,该医师执业证书不存在。随后,记者向运城市卫生局盐湖分局核实,同样无法查询到陆朝林的医师执业资格备案信息。相关负责人表示,即便他真是主治医师,也不能称为专家。因为只有主任医师以上的,才能称为专家。   3月9日,记者致电运城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专科医院、门诊部,均由市级卫生部门审批备案。运城市卫生局从未审批过什么“夏县安康骨病医院”,也没听说过有这个医院。至于“芳玉风湿病研究所”,凡是成立“研究所”,均由市级科技部门批准。即便有研究所手续,也不能从事诊疗活动,更不能出售自制药品。

  目前,运城市共有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共6741户,其中市直医疗单位11户,县级医疗机构45户,厂矿医院13家,专科医院95家,个体诊所3211家,乡镇卫生院135家,村卫生室3231家。去年全年,运城市卫生执法人员共检查各类医疗机构781家,出动人员464人,取缔无证行医41家。但总有一些存有侥幸心理的违法者充当着“一只老鼠坏一锅汤”的角色。这些医院明目张胆违规经营,虚假宣传欺骗患者,非法行医屡禁不止。人们不禁要问:在运城,患者只能做任由医院宰割的羔羊?

   (

生活中常见医疗纠纷包括医疗事故纠纷、医疗保险纠纷等。医疗保险是补偿劳动者因疾病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而建立的一项社会保险制度,在单位为员工缴纳费用时往往会发生纠纷。同样,医患关系一直是社会的热点话题,就医诊疗过程中难免发生医疗事故,处理不当便会触及法律,法律咨询律师建议您日常多了解一些此方面的法律信息,在发生事故时可正确维权。

来源:(没病也能忽悠出大病 山西运城无良医院暗访纪实http://s.yingle.com/yl/403882.html)

    S.YINGLE.COM 热点推荐